年薪30万,午餐还不是照样吃得像乞丐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九行(ID:jiuxing_neweekly),作者:老艺术家,封面来自视觉中国


最近有粉丝抛给老艺术家一个世纪难题:麻烦告诉我中午吃什么。


老艺术家看到默默流下了两行清泪,中午吃什么这难道不是全人类的世纪难题吗?
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一看似微不足道的烦恼,已经成了全世界的通病。



都说《早餐中国》拍个100集都不嫌多,要是给午餐中国拍个纪录片,相比剧情太单一最多只能撑个5集的长度。


但能做到周一到周五不重样,已经很不错了。


△细细体会这种当代人午餐的变与不变


如果专门拍一部职场午餐剧,可能拍到的场景每天都基本如此——


临近十二点,今天中午吃什么,这样的问题抛出就像石沉大海。在同事群里,谁先问出这个问题谁就输了,这会意味着你可能要等上至少20分钟的沉默时间。


△当代社畜的每天都在思索一个人生哲学问题:今天中午吃什么


这时候可能有行动力很强的人,提议说:我们先出去边走边说啦!于是一群人终于浩浩荡荡出去觅食,发现留给午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没法跑远路去吃饭。


所以结果很多时候,大家只能随便选择就近的快餐,匆匆忙忙吃完回来。


△将就是职场人午餐的底色


所以这就是为什么,职场午餐到最后都无可奈何变悲剧。


是我们低估了午餐?还是我们没法拥有午餐自由?老艺术家今天想跟大家聊聊午餐自由,到底中午吃什么这个世纪难题什么时候会有个答案?


现代人逃不过的“午餐病”


吃午餐,尤其是在职场,是门欲望经济学。这是一场欲望和你的消费力的博弈。


如果你想吃得好,多半要不就是吃得贵;要不就花费的时间成本高:吃得慢,外出或者送餐距离可能还远,或者就是你给自己做的午餐便当花的时间长。

△智联招聘网2019年白领调查报告


就拿广州作例子。在广州老城区外出午餐,最低消费大概可以在15元-20元左右,通常可以选择一份简单的碟头饭比如香菇焖鸡饭、沙姜鸡饭等等管饱,如果是在茶餐厅,消费通常人均都要在二三十元以上。



如果是在类似天河区珠江新城CBD商圈,消费大多在三四十元以上,很多白领中午点一份沙拉简餐,基本都是35元起。


而且基本上这类商圈点外卖的比例更高,一到中午,花城汇的每家餐厅,基本上都排满了人。


△中午排队吃快餐是都市白领们每天的必修课


别不知足了,看看英国白领们对午餐有多长情。英国某美食网站发起上班族午餐习惯调研,发现受访者中竟有1/6的人连续2年午餐吃同样的食物——


火腿三明治、奶酪三明治、鸡肉三明治、虾肉三明治、鸡蛋三明治……


给英国白领一个三明治,他可以给你整出一个月不重样的午餐。他们有多爱三明治,最省钱省事简便,你还可以来一份什么夹层都没有的烤三明治。


△英国职场人对午餐真的很长情/unsplash


抛开午餐饮食不健康,还单一无聊,选择少还要考虑消费力之外,怎么吃午餐,对职场人的精神状态来说也是一种慢性病那样的折磨。


美国咨询公司 Hartman 受食品公司的委托对职场人士的用餐习惯做了一项调查,结果显示,62% 的人都已经习惯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吃午饭,他们一边吃饭,一边打电话、回邮件、改 PPT……


1987 年的电影《华尔街》里,股市大亨 Gordon Gekko 就对办公室用餐有过言之凿凿的论断——窝囊废才吃午餐。


职场人吃午餐的样子看起来有多惨?看看这组国外摄影师拍的“desktop dining”就知道了,就算你年薪三十万,这样看起来还真的蛮惨的。



对于当代社畜来说,中午花时间出去吃个正经午饭都有可能被视为带薪摸鱼,就算手头的任务没有那么紧迫。


这就是社畜们的自我修养:在办公桌匆匆忙忙对付一顿午餐,其实就是工作餐而已。


不过就算这样,也是有人能玩出苦中作乐的花样。不然哪来的“办公室饮水机打火锅”办公室系列短视频的火爆。



不过要是你冷不丁在办公室吃一份广西螺蛳粉,除非你有颗强大的心脏可以无视办公室同事的白眼,才能肆无忌惮地吸粉。



吃午餐的慢性病除了选择困难症患者永远不知道中午要吃什么之外,它还有带着职场社交的屏障。


午餐对新员工来说,是职场社交的考验,因此找不到同事吃午餐,还能衍生出一种别样的“焦虑症”。


而领导邀约你共进午餐,多少你得留心眼,这可能是一场隐形的加餐考察。


△分分钟可能遇上爱在吃饭时候批判工作的明学领导或者同事


团体意识已经走火入魔的日本上班族,不仅有以工作郊游为核心的“人脉午餐”,还有“便所食”。


害怕被群体抛弃落单的人,为了不遭异样眼光,还衍生出而一种“在厕所就餐”的怪诞现象。



所以你说我们吃个午餐有多累。午餐早已不是我们想吃就吃的权利,而变成了到点就打卡的加油站,更套上了一种隐形社交磁场的壁垒。


不是我们选择午餐,而是午餐在支配着我们。



午餐本来就可有可无?


既然这样,我们是什么时候开始被午餐支配的呢?


这也不是理所当然,往早了算,在原始狩猎采集的族群生活里,我们的吃只是因为饥饿,完全没有规律可言。你想想连食物都很难保证了,更别提一日两餐。


到了文明社会才有定时进食这码事儿,“从混沌到有序”就是文明化规训的过程。


午餐最开始出现的形态,只是非常小部分的现象,比如唐末五代敦煌出现的两餐之间加小食的习惯。


三餐制的来源,据正式记载最先见于明代的江南人家,被看做是上下午中间的加餐“点心”。


△午餐可能只是作为大户人家这点小点心而已


这是午餐最开始的形态,非正式的,只是在两餐之间发展衍生出来的。


别以为这种一日三餐的习俗,最常见是在贵族官宦人家待客之时,其实像工匠、佣夫等等较贫穷的底层群体,才是最需要一日三餐的。


以前只有朝食和晚食,现在有些农村地方上午九点左右那顿还是叫“吃朝”,中午那餐一般没有,除非是有农活,一点左右“吃晏”。



等到清代时期,由于劳作繁忙体力支出,农忙时会在午后给自己以稀饭少量加餐。


清人张履祥《补农书校释》就提到,农忙时佣工“炎天日长,午后必饥;冬月严寒,空腹难早出。夏必加下点心,冬必与以早粥”,有的甚至还一日四餐到六餐。


△古代赈灾往往是派米汤/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剧照


也就是说,午餐的出现,推想起来是随着社会发展水平的提高,文明社会中逐渐形成稳定食物供应的现象,同时也是为了应对体力劳动支出而临时加餐,进而逐渐固定化形成一日三餐制。


不仅仅是在中国、日本这样的东亚国家,就算是在西方国家比如像英国,最早出先的lunch这个词,就是作为mid-day repast的含义,午餐一开始的形式也就是“大块面包或奶酪”而已。



在英国贵族们看来,最初的午餐是在鄙视链最下端的,更像是游戏人间和女人们闲暇代表的便餐。


真正将午餐扶上正宫之位的,就是英国的工业革命,午餐成了一种正统的制度化产物。



英国是世界上第一个用工业化食品为人们提供食物的国家,许多工人在工厂长时间工作。


作为一种实名制的能量补给,午餐出现在工业革命时代,而后在日常生活中逐渐成了根深蒂固的仪式。



后来在1937年,美国干脆有个叫Jay Hormel发明了一个叫Spam的食物作为午餐,仅仅只是简单地将香料和火腿混合制成的罐头食品。


这就是后来火遍全世界的午餐肉。一开始午餐肉还在中上层阶级流行,后来渐渐普及成全球平民的午餐肉,细想这不就是工业化午餐的最初原型吗。


△中产和上层阶级为了便利省时而想出来的懒人午餐


乃至于现在,我们更倾向于认为午餐甚至会比早晚餐重要。想想如果现在回归到早晚餐的规律,多少快餐业分分钟被逼上梁山起义。


午餐的逆袭史,大可以拍一部劳动者励志的时代剧了。现在午餐大可以用劳动者补给站的角色藐视早晚餐,你们算什么,他们没我可不行。


世界午餐图鉴,你站在哪端?


终究来说,不同于早晚餐,午餐还是带着汗水的苦涩出身的。


要是给现代人以一日三餐的幸福度来个民意调查,不用想午餐的幸福度一定是拖后腿的。


△再好的咖喱汁,在一堆工作和办公桌面前都像排泄物


在世界午餐版图上,看得不是吃的价钱,而是吃的时间。你有足够支配午餐的时间,才有时间决定午餐的丰富度。


工作狂性格的德国,法定的午餐时间仅有半小时,但还好基本上下班的具体时间不会管得太严格。


德国的公司对于员工的午餐不吝啬金钱,一般会给下属创造一个良好的就餐条件。他们更喜欢在企业食堂就餐,也就少部分人会选择在附近的咖啡馆或者饭馆打发午餐时光。


△这算是高端德式午餐了,香肠是不变的主色


美式午餐就实在不敢恭维。虽然时间也是半个钟,但吃得质量也许可以说是最差的,他们未必是午休时间短而紧凑就吃得糙,省钱是美国人午餐文化的一个关键考虑点。


他们坚信午饭吃得少能够减少下午的困意,干脆将午餐让位给早餐,休息日也只是用早午餐brunch代替。


△这已经是非常丰盛的美式午餐了,具体其实可以参考麦当劳那种快餐


英国上班族虽然有一个钟的午餐时间,但最新调查表明,他们花在午餐上的时间,也就只有3分半钟而已,最体也不会少于半小时。典型的英式午餐也就是三明治、一包薯片、水果和饮料。


△英式午餐,三明治是不变的情人


午餐吃得苦逼又仓促的还有日韩。韩国人力网站incruit的调差显示虽然公司规定了1个小时用餐时间,但43.5%的受访者都表示实际用餐时间只有10-20分钟。


韩国人民最爱的午餐,是被美国嫌弃,烂大街的垃圾食品午餐肉。在他们看来午餐肉加泡菜就是极品了,想想就知道韩国午餐有多贫瘠了。


△午餐肉、泡菜、方便面是韩国人民的极品午餐配置


相比起来日本就好多了,基本上会自带午餐便当。看一个日本人的午餐便当里有什么,就知道他的消费力和饮食态度。


△最近还出了这款上班族迷你便当手表,真的是越来越迷你


日本上班族社畜感也许是最重的,看看越来越迷你的便当就知道日本多怕自己吃午餐会影响别人,之前还出现过提前3分钟买饭还会被扣半天工资的悲催故事。


最传统特殊的老艺术家还是提名印度。传统的孟加拉午餐其实可以包含七道菜,算是非常丰盛了。


△印度人民的午餐看起来已经是贵族


午餐吃的好的当然不缺,比如著名的法式午餐。法国人对午餐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,这是他们享受社交生活的权利,而不是用来充电的。


法国人平均有2个小时的享受午餐时间,有43%的法国人愿意花费超过45分钟的时间吃午餐,他们大部分喜欢离开办公室,去餐馆或者小酒馆度过午餐时光,一般会有3个主菜和一杯酒,甚至还有饭后的咖啡。



能和悠闲自在的法国人相提并论的,还有意大利、希腊和西班牙人。尤其是西班牙人,他们从下午两点开始休息,一直到五点,有3个小时的午餐加午休时间,他们称之为“Siesta”。


上班族可以吃一个小时的饭,再睡上两个小时,因为这个时间段是一天当中最炎热的时段,让他们觉得没法集中心思工作,就会选择和家人一起度过。



瑞典人的午餐,也有3个小时。其实看IKEA就能看出瑞典人很看重工作和生活的平衡。他们还有一个有趣的传统,叫Lunch Beat Manifesto,参与的员工会有免费餐食提供。


大家一齐聚集在一个公共场所,随着音乐声一起舞动,游戏规矩很简单,你必须跳舞,谈论工作是禁忌。



现代人的午餐可是越来越奢侈了,当然对于有钱又有闲的一族,中午吃什么这类问题根本就不会困扰到他们。


被困扰的大多数,都是披星戴月游走在工作和生活两端,又没法好好掌控平衡点的人。


我们与周边同类职场人对午餐态度,折射的就是在工作和生活的天平架上,到底更倾向于哪一端。


△伦敦职场人吃午餐众生相


有人愿意参与权力和社交午餐,让午餐习惯成为一种工作之外的充电和能量补充,就有人愿意让午餐变得更私人自我,就算一个人也会好好享受午餐自由。


有的拼命三郎只是把午餐给当浪费时间的间隙,而有的人就会竭尽全力让短短的午餐时间摆脱工作符号。


其实午休时间也不是最终问题,终究还是看你留给午餐的时间有多长,你怎么对待你的午餐而已。


在老艺术家看来,真正的午餐贵族,除了享有支配时间的自由,真正的精神自由才是王道。


△北欧的午餐画风看起来舒服多了


不然跟你不想面对的人或者工作面前吃山珍海味,还不如跟你真正畅谈想共进午餐的人,甚至是一个人享用一份15块钱的蜜汁叉烧饭,来得自在又舒服。


最后祝愿我们都能摆脱中午吃什么这个世纪难题,虽然这个未来祝愿跟我希望世界和平一样瞎扯。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九行(ID:jiuxing_neweekly),作者:老艺术家

上一篇:“买来”的朋友圈
下一篇:职场推进屡屡受阻,别总找借口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